592899_raw


  在這本《如無頭作祟之物》的作者前言中,三津田信三提及推理小說與恐怖小說的難以融合之處,並表示自己想嘗試將這兩者間的合理性與不合理性相互混組,以作為作者本身的挑戰。

 

  像是這樣的嘗試,《如無頭作祟之物》自然並非首創,但就我讀完的感覺來看,卻也覺得三津田信三並未辜負自己那篇前言,將超自然及理性推理揉合得極為出色,以巧妙手法迴避其互斥的可能性,並在文類中左右盤旋,使讀者在閱讀過程裡弄不清接下來的走向究竟會使本作偏向何方,進而在最後一口氣達成令人佩服不已的平衡度。尤其最後三個章節,更是不斷推翻前面看似已成定局的論述,縱使你其實不難猜到推理方面的謎團核心,卻也同樣會因目不暇給的情節發展深感暢快淋漓。

  就本書的推理面相來說,三津田信三運用了不同種類的多重詭計,使結局的真相大白充滿著著實實的推理樂趣,雖說部分描述仍不免有些鑿痕過於明顯之處,使故事脈絡及邏輯方面略有缺失,但就整體表現而言,仍是暇不掩瑜;至於從恐怖面相切入的話,《如無頭作祟之物》的風格則讓人聯想到電玩遊戲《零》,以濃厚的日本民俗學氛圍傳遞出鄉野傳說的駭人感,就連豪門望族內部的鬥爭,也成了情節主軸之一,亦突顯出本作純正和風的恐怖氣息。

  或許,將兩者單獨拆開來看,這本小說未必多麼充滿創意,但這畢竟是一本小說而非兩本,因此其跨類統整的功力,則成為本作最為值得一讀之處,無論你是哪一方的書迷,相信都不會感到失望。

  除了以上提及的部份外,《如無頭作祟之物》於許多地方所刻意營造的錯置感,更是極為有趣的一大環節。不管是角色身分、人物關係、敘事手法,都有著各自相關的錯置表現,甚至就在揭曉真相,逐漸將所有事物歸回原本正確位置的結尾時,三津田信三也同樣安排了最後一波小說類別上的翻轉,進而使通篇的細節及整體有著更為一致的表現,令讀者分不清何者為真、何者為假,就連原本看似可以確信的結尾,竟也在讀者被激發的多疑之下,成為了或許無法盡信的一環。

  而這正是《如無頭作祟之物》如此引人入勝的原因,我們以為會是這樣,卻又在讀下去後發現並非如此,進而在不斷錯置的故事中,得到了最終仍屢屢翻轉的閱讀樂趣。

  仔細一想,這樣的閱讀感受,不就正如書名一般,使我們深陷故事之中,不時受到作者牽引而改變揣度方向,如此毫無頭緒,於謎團與鬼魂作祟的恐怖氛圍中浮沉遊走一樣嗎?

 

本文原刊戴娛樂多新文創專欄,原刊戴網址:

http://magz.roodo.com/article/1425